首頁 > 正文
“軍轉民”的重慶記憶

  1984年,第一批長安牌微型載重汽車下線出廠。(受訪者供圖)

  1979年5月,重慶嘉陵開始自主研製摩托車,9月成功試製出第一輛50ml排量“爭氣車”樣車。(受訪者供圖)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改革開放春風拂面,重慶“軍轉民”拉開帷幕。

  長安、嘉陵、望江等重慶代表性軍工企業,在不同領域、從不同層次探索軍民結合,促進了重慶工業經濟技術進步和國際市場拓展,提升了重慶區域經濟整體競爭力,為此後重慶汽摩等製造業的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長安的兩次“再創業”

  上世紀70年代末,隨着軍工任務和訂單大幅減少,重慶的不少軍工企業經濟效益直線下降,長安廠也不例外。

  怎麼才能切實解決工廠近萬名職工的吃飯問題?面對困境,長安不等不靠,開發適銷對路的民品,開始了“第二次創業”。

  “當時國家大力發展石油開採,針對市場需求,我們開始開發石油鑽頭產品。”時任長安廠工具科工程師的王世錚對這段歷史記憶猶新。經過努力,長安改進設計後的產品,竟然比羅馬尼亞進口的鑽頭還耐用,並獲得國家銀質獎。“那幾年,長安在民品方面,嘗試過縫衣服的絞邊器、獵槍、紡織設備等,但規模都不大,無法從根本上解決萬人大廠的吃飯問題。”

  長安意識到,繼續小打小鬧搞這種缺乏競爭力的低檔貨,不可持續,要幹,就要造附加值更高的汽車!

  這種想法並非空穴來風。上世紀50年代,長安按照中央部署,把研發、製造吉普車的圖紙資料無償提供給北京吉普後,長安人就在心裏種下了一粒種子——有機會還要生產中國人自己的汽車。

  但是,當時中國市場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汽車?長安並不清楚。一個偶然的機會,讓長安人茅塞頓開——1981年舉辦的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上,長安廠派出的蘭祥義和楊明凡兩名技術人員,目光同時被擦身而過的一輛小車“粘”住了,這是一輛日本鈴木生產的微型汽車。

  1981年11月,長安廠正式決定研製微型汽車。彼時,廠裏技術人員連這種汽車發動機的工作原理都不懂。長安廠聘請重慶大學等高校的教授來授課。沒有掃描樣機的設備,他們就用尺子一毫米一毫米地量。時間緊,大家“連軸轉”,甚至上廁所都要跑步前行。

  1983年9月,長安廠自制的第一台汽車發動機點火成功,當年10月,第一輛樣車總裝完成。看到樣車後,時任兵器工業部部長來金烈稱讚:“硬是把車給造出來了,這是長安人的驕傲,更是中國兵器工業的自豪。”

  1984年11月15日,長安第一批微型汽車剪綵出廠,標誌着中國汽車微車時代的開始。此後,長安通過技術積累、滾動發展,產品譜系逐漸涵蓋了微車、轎車、商務車、SUV、中高端乘用車等。2011年12月,長安汽車第1000萬輛在重慶渝北工廠下線,創造中國汽車累計產銷突破千萬輛的最快紀錄。

  2018年,中國車市出現了20年來的第一次負增長,國產汽車品牌危機凸顯。長安汽車迅速推進戰略轉型,宣佈開啓“第三次創業”,銷量再次持續快速增長。

  今年4月,長安又公佈“十四五”時期發展規劃及2030願景,堅持向智能低碳出行科技公司轉型。未來,長安將投入1500億元,每年發佈1-2個領先的智能場景應用,2022年上市L4級智能網聯汽車,2025年後實現自動駕駛平台量產及商業化運營;未來5年內計劃推出26款新智能電動汽車,並與華為、寧德時代合作推出5款智能電動車型。

  中國首輛民用摩托車的誕生

  當今,各式各樣的國產摩托車奔馳在大街小巷。但你很難想象,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的摩托車工業還是“零”。第一個“吃螃蟹”的是重慶嘉陵。

  1978年12月,嘉陵派了一個工作組到南斯拉夫商談合作事宜。但南斯拉夫方面提出了發動機必須採用純進口、支付高額技術轉讓費等苛刻條件。

  眼看此路不通,時任嘉陵黨委書記彭孫壽便帶了幾個人去日本,先後參觀了本田和雅馬哈的工廠,學習了摩托車的生產流程,併購買了本田公司的一款小排量摩托車回來做參考,進行摩托車產品開發。

  韓幼民是當時的主要開發人員之一。他回憶,在無資料、無經驗、無工裝、無設備情況下,要研製摩托車只能靠“借與巧”。奮戰4個多月後,1979年9月20日,一輛凝聚着嘉陵人汗水與智慧的“嘉陵”牌國產摩托車誕生了,全廠上下歡呼雀躍。

  一個多月後,新中國三十華誕,5輛嘉陵摩托車駛過天安門廣場!

  1980年,嘉陵生產的2500輛摩托車陸續投放北京、成都、上海、重慶等市場,引起強烈反響,出現了全國性的“嘉陵熱”。

  伴隨着中國首輛民用摩托車的誕生,嘉陵的“軍轉民”之路越走越寬——1981年開展“國內聯合”和“國際合作”,1983年率先出口國際市場,1987年實施企業集團試點和股份制試點,1995年成為“中國摩托車之王”。嘉陵,由此也成為了“軍轉民”的典範。作為中國現代摩托車工業的開路先鋒,嘉陵還引導、帶動了中國摩托車行業的誕生和發展。

  除了摩托,“嘉陵”獵槍彈也是該企業“軍轉民”的拳頭產品。1982年,該公司將此彈提供給運動員射擊訓練和比賽使用。1983年,嘉陵從比利時進口了第一條獵槍彈生產線,幾年下來,獵槍彈年產能力達到了2000萬發,並作為兵器工業部第一批重點出口產品。在1990年亞運會和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上,我國著名運動員張山使用嘉陵彈先後獲得金牌,“嘉陵”獵槍彈從此揚名體壇,被譽為奧運“金牌彈”。

  近年來,嘉陵公司先後研製成功了數種型號的新產品,部分產品填補國內空白,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未來,嘉陵將緊跟國家、集團公司深化改革步伐,進一步鞏固主導特種產品的國內領先地位,矢志成為受人尊敬的科技創新型企業。

  望江風電齒輪箱拿下國內行業“四項第一”

  1979年,隨着國民經濟的調整,望江廠開始進入“軍轉民”時期。

  人多力量大。兩個多月時間內,望江廠就承接了香煙過濾嘴接裝機、12馬力摩托車發動機等1633個品種、9萬多件(套)零部件的製造和協作任務,邁出了軍轉民的第一步。那一年,望江廠完成民品產值203萬元,全年實現利潤136萬元。

  “我們一直注重按照工藝相近、技術相近的原則篩選支柱民品。”望江廠相關負責人這樣解釋其成功之道,比如1979年至1985年,先後試製並生產了ZYZ型、KX280型、ZY560型、ZY560K型四種液壓支架。

  同時,在軍轉民的過程中,望江廠瞄準民品生產中的薄弱環節,有計劃、有重點地對錶面精飾工藝進行了技術改造。比如,望江廠試驗成功了光亮鍍銘和塑料電鍍工藝,成功研製了三層微型裂紋鍍銘工藝。

  另一方面,在“找米下鍋”的過程中,望江廠發現重慶市的輕紡工業在技術改造中需要機器製造業提供設備。為此,從1980年開始,工廠緊緊圍繞國家建設重點,發展技術密集、工藝相近、技術相近的民品。

  1985年,望江廠工業總產值達到9921萬元,為1978年的2.76倍,平均每年遞增15.6%,成為工廠生產發展較快的時期之一。

  2008年,望江廠正式進軍風電產業,投入3.7億元進行生產線、裝備加工線建設,成為當年國內提供風電樣機最多的風電企業。

  近年來,望江公司先後研發出1.5兆瓦到3兆瓦系列共15個型號的風電齒輪箱產品,通過了世界權威認證機構德國勞氏船級社GL認證,獲得進入國際市場的通行證。

  如今,望江公司研發生產的風電齒輪箱達到國內同行業“四項第一”:國內第一款通過GL認證的風電齒輪箱產品;通過GL認證最多的風電齒輪箱製造企業;首家採用四行星輪加柔性銷軸傳動技術的企業;首家根據用户提出的瞬變載荷成功進行台架試驗的企業。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7603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