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運四方
【轉運四方】警界“驗毒師”吳玉紅尋毒找毒的35年 手機標題
她歷時十年,帶領團隊研製出“毒物毒品快速篩查提取柱”,並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及實用新型專利;她以身試“毒”,口服毒物後,再進行抽血、取尿樣本、處理分析檢驗,為一線民警提供重要線索;她用案例推理,互動教學,吸引無數學生前來聽課。她是警界“驗毒師”吳玉紅,她和“毒物”打交道35年了。
六月下旬,走進重慶警察學院的校園裏,只見不少學生步履匆匆,他們正在為期末考試全力以赴。一路來到刑事科學技術系的實驗室,吳玉紅正帶着學生們做毒物毒品分析實驗。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六月下旬,走進重慶警察學院的校園裏,只見不少學生步履匆匆,他們正在為期末考試全力以赴。一路來到刑事科學技術系的實驗室,吳玉紅正帶着學生們做毒物毒品分析實驗。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吳玉紅今年57歲,1986年7月從吉林大學化學系分析化學專業畢業。因為喜歡做一名福爾摩斯式的偵探,也喜歡做一名人民教師,畢業後,她在中國刑事警察學院工作,專注毒物毒品分析的教學、科研、辦案。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吳玉紅今年57歲,1986年7月從吉林大學化學系分析化學專業畢業。因為喜歡做一名福爾摩斯式的偵探,也喜歡做一名人民教師,畢業後,她在中國刑事警察學院工作,專注毒物毒品分析的教學、科研、辦案。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2011年,重慶警察學院的前身重慶警官職業學院正在為升格為公安本科院校做準備,吳玉紅和先生受邀來到這裏。吳玉紅印象中,初到時,校園裏面還沒有樹木,如今這裏已經鬱鬱葱葱。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2011年,重慶警察學院的前身重慶警官職業學院正在為升格為公安本科院校做準備,吳玉紅和先生受邀來到這裏。吳玉紅印象中,初到時,校園裏面還沒有樹木,如今這裏已經鬱鬱葱葱。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吳玉紅剛到這裏時,實驗室裏一根試管都沒有,空空如也。那段時間,她和同事們四處奔走,從採購實驗器具到尋找實驗材料,他們一刻不敢鬆懈。如今,這間實驗室已經成為重慶市毒物毒品分析重點實驗室。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吳玉紅剛到這裏時,實驗室裏一根試管都沒有,空空如也。那段時間,她和同事們四處奔走,從採購實驗器具到尋找實驗材料,他們一刻不敢鬆懈。如今,這間實驗室已經成為重慶市毒物毒品分析重點實驗室。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被問到什麼是毒物檢測,吳玉紅這樣舉例:比如,發現一具死屍,全身無外傷痕跡,那麼對於辦案民警來説首先需要排查是不是死於中毒。這時,驗毒師就需要對死者的生物樣本進行提取和毒物檢測。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被問到什麼是毒物檢測,吳玉紅這樣舉例:比如,發現一具死屍,全身無外傷痕跡,那麼對於辦案民警來説首先需要排查是不是死於中毒。這時,驗毒師就需要對死者的生物樣本進行提取和毒物檢測。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毒物檢測並不是簡單地抽血化驗,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它仍是一項難題。特別是在提取環節,人體中毒後,毒物存在於肌肉、肝臟甚至毛髮當中,血液中的含量極其細微,加之血液中還含有其它物質,想要在其中提出高純度的毒物,好比大海撈針。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毒物檢測並不是簡單地抽血化驗,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它仍是一項難題。特別是在提取環節,人體中毒後,毒物存在於肌肉、肝臟甚至毛髮當中,血液中的含量極其細微,加之血液中還含有其它物質,想要在其中提出高純度的毒物,好比大海撈針。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996年,吳玉紅在工作中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在處理基層民警交辦的中毒案件中,使用傳統方法“驗毒”後她發現提取率太低,其檢驗結果準確率根本無法滿足警方辦案要求。為此,她把自己的主戰場移到資料室和實驗室,查閲了海量資料,經歷了無數次的嘗試後,2006年,吳玉紅帶領團隊成功研製出“毒物毒品快速篩查提取柱”,並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及實用新型專利。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1996年,吳玉紅在工作中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在處理基層民警交辦的中毒案件中,使用傳統方法“驗毒”後她發現提取率太低,其檢驗結果準確率根本無法滿足警方辦案要求。為此,她把自己的主戰場移到資料室和實驗室,查閲了海量資料,經歷了無數次的嘗試後,2006年,吳玉紅帶領團隊成功研製出“毒物毒品快速篩查提取柱”,並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及實用新型專利。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該提取柱能將血液和尿液中的雜質牢固地吸附在柱中,使得毒物毒品隨溶劑流出,快速地達到分離提取毒物毒品的目的,將提取操作的時間由傳統的60分鐘以上縮短到5分鐘,提升了12倍。並且,它能將提取率由70%左右提高到90%。目前,該技術現已在重慶等全國20個省市公安基層推廣使用,成為警用列裝裝備。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該提取柱能將血液和尿液中的雜質牢固地吸附在柱中,使得毒物毒品隨溶劑流出,快速地達到分離提取毒物毒品的目的,將提取操作的時間由傳統的60分鐘以上縮短到5分鐘,提升了12倍。並且,它能將提取率由70%左右提高到90%。目前,該技術現已在重慶等全國20個省市公安基層推廣使用,成為警用列裝裝備。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吳玉紅回憶,那段時間,人都魔怔了,抓緊一切時間查閲資料,滿腦子也都是案例,隨時隨地準備回到實驗室去加班。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吳玉紅回憶,那段時間,人都魔怔了,抓緊一切時間查閲資料,滿腦子也都是案例,隨時隨地準備回到實驗室去加班。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科研就是這樣,從沒有捷徑,辦案更是如此。為了得到人體代謝的產物和規律,她以身試毒,口服毒物後,再進行抽血、取尿樣本、處理分析檢驗,為一線民警提供重要線索。新華網發(受訪者供圖)陳雨 文
112

科研就是這樣,從沒有捷徑,辦案更是如此。為了得到人體代謝的產物和規律,她以身試毒,口服毒物後,再進行抽血、取尿樣本、處理分析檢驗,為一線民警提供重要線索。新華網發(受訪者供圖)陳雨 文

科研和教學,如同一枚硬幣的兩個方面,在吳玉紅心中有同樣的分量。今年是吳玉紅講台生涯的第35個年頭。教書育人,她很喜歡也很享受。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科研和教學,如同一枚硬幣的兩個方面,在吳玉紅心中有同樣的分量。今年是吳玉紅講台生涯的第35個年頭。教書育人,她很喜歡也很享受。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好的老師一定要對教學內容融會貫通,因材施教。所以,即使是上了幾十年的“老課”,吳玉紅也要在每一次上課前認真備課,查閲文獻,根據相關技術的發展,用國際前沿的最新數據,設計教學內容和方法,讓自己的課堂永遠保持新鮮有趣。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好的老師一定要對教學內容融會貫通,因材施教。所以,即使是上了幾十年的“老課”,吳玉紅也要在每一次上課前認真備課,查閲文獻,根據相關技術的發展,用國際前沿的最新數據,設計教學內容和方法,讓自己的課堂永遠保持新鮮有趣。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在學生眼中,吳教授的課堂從不照本宣科,而是融知識性與趣味性於一體。她推行的案例推理式互動教學,深受學生們的歡迎,讓大家不知不覺深入其中,甚至下課後還要討論“案情”。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在學生眼中,吳教授的課堂從不照本宣科,而是融知識性與趣味性於一體。她推行的案例推理式互動教學,深受學生們的歡迎,讓大家不知不覺深入其中,甚至下課後還要討論“案情”。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工作之餘,吳玉紅喜歡泡茶,也愛做瑜伽。她説,懂得生活,才會熱愛工作。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工作之餘,吳玉紅喜歡泡茶,也愛做瑜伽。她説,懂得生活,才會熱愛工作。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公安事業,需要一代代人不斷接力。未來,吳玉紅的願望是盡己所能,將學識和經驗毫無保留傳遞下去,讓學生們儘快成長起來。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112

公安事業,需要一代代人不斷接力。未來,吳玉紅的願望是盡己所能,將學識和經驗毫無保留傳遞下去,讓學生們儘快成長起來。新華網 耿駿宇 攝 陳雨 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